学院首页  首页  中心概况  中心动态  心灵美文  心理百科  心理测评  心理协会  咨询导航 
心理百科
关系:心理治疗的核心因素
2019-06-20 16:55  

来源:中文百科在线-心理百科

   心理医生若自己碰到问题,他也需要去找别的心理医生做治疗,而不是全由自己解决。

  这种方式被称为个人体验。最近,我的一个咨询师朋友H做了六次的个人体验。我征得了他的同意,在不透露其姓名的情况下,把他个人体验的过程拿出来与大家分享,以说明心理治疗的过程是如何发挥作用的。

  心理治疗中,决定性的因素是关系而非知识。关系对于我们的意义,可以概括为下面三句话:

  问题,在关系中产生;问题,在关系中呈现;问题,在关系中疗愈。

  第一句话的意思即,绝大多数心理问题产生于关系,一般可回溯到当事人在原生家庭中与父母等亲人的关系模式。

  第二句话有两个意思:第一,童年关系模式的问题,会在成年关系模式--譬如爱情、友谊、同事等--中呈现出来;第二,童年关系的问题,可以在当事人与心理医生的关系中呈现出来。这一点很重要,很多人有自我反省的习惯,但单纯的自我反省必然有盲点,一个人哪怕做再多的自我反省,也可能会碰触不到这些盲点。并且,自我反省远不如关系更能呈现问题。

  第三句话也有两个意思:第一,现实中的好的关系,可以治疗我们童年关系模式中的问题;第二,心理医生与来访者的好的关系,可以让我们疗愈。前者影响可能会更深,但可遇而不可求;后者更有操作性,也更容易实现。

  关系:心理治疗的核心因素

  心理治疗常被称为是“对话治疗”,但33岁的H说,这次个人体验让他明白,这个说法不正确,因为这次的个人体验让他明白,原来沉默更有价值。在他六次的个人体验中,有三次长时间的沉默。

  第一次是单方面的,是H的约45岁的女心理医生L的单方面沉默。

H回忆说,他和L约好,每天的下午去L的咨询室做50分钟的治疗。第一次,他打开门进去后,向本来并不相识的L问好,然后坐下,开始讲他为什么到这里来,希望L医生为他做些什么。

“那时,总是我自己在说,而她一直没有吭声。”H说,“我向她问好,她只是点头回应。我坐下来,本来希望她问我为什么到这里来,希望她能帮我做些什么,但她仍没吭声,只是直盯盯地看着我,一动不动。”

“好吧,那就我说吧。”H说,“我知道有些心理医生喜欢玩这种游戏,那我说说也无妨。”

H来咨询的问题是他与女性的交往模式的问题,他认为自己与异性交往时一直有意无意地扮演女性“拯救者”的角色。假如一个女性需要他的帮助,尤其是精神方面的帮助,他就会与对方迅速建立关系,并且觉得很自在。相反,假若一个女性不需要他的任何帮助,他就会手足无措,不知道怎样建立关系。这种交往模式给他带来了很大的困扰,他知道这样不对,也努力在改变,但知道自己需要帮助…

H滔滔不绝地讲述自己的问题,讲了约五六分钟,但L一直没吭声,她没说一句话,没有一次“嗯”、“哦”等感叹,甚至都没点头,只是直盯盯地看着H,两人的视角大约是145度。

“我的问题说完了。”有点焦躁的H对L说,“我希望你说点什么。”

L仍然一声不吭,一动不动,只是直盯盯地看着他。这时候,H突然觉得L的表情有些倔强有些愚蠢,这让他更加焦躁,他很坚决地对L说:“如果你还不说,我认为我该走了。”

L还是没有任何回应,H站了起来,准备离开。

  这时L有了第一次的真正反应,她像女军官一样打了一个手势,让H坐下来。H坐下后,L问他:“你有什么感觉?”

  我不愤怒,但我行动

H回忆说,这一句话仿佛一下子把他打入半催眠状态,他静下来,去体会自己刚才的感觉,然后用恍恍惚惚的语言描述了刚才的感受:

“我有一点愤怒,但不强,我的行动很坚决,但并没有强烈的情绪。我知道我是一个情绪比较弱的人,我没有情绪,很少有情绪……哦,我是用行动来表达情绪,用行动来表达愤怒……我从不和女人吵架,以前认为这是一个优点,认为自己很有风度……你伤害了我,但我不愤怒,我只是感到忧伤,我不强求你做什么,但等有一天,我觉得够了,就会扭头离开……现在,我知道,我这是付诸行动*①,我其实是在远离自己的真实感受,也拒绝好的沟通……”

  在这种恍恍惚惚的描述中,H对自己的认识越来越清晰。他说,L长时间的沉默把他的原生感觉*②逼了出来,假若她一直给予回应,他们就可能会陷入到他的“客气寒暄”的陷阱中,从而把时间浪费在派生感觉中。

  心理医生常被形容为“镜子”,最好的心理医生就是最平滑的镜子,可以帮助来访者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心理问题所在。那么,L的这一段长达五六分钟的沉默,就起到了最平滑的镜子的作用。一开始,H在这面镜子前玩客气的舞蹈,潜意识希望这镜子夸自己“你真好”“你真有礼貌”“你真乖”等,但镜子没给予任何回应,最终,L用“你有什么感觉”这样一句话打断了H的游戏,让其清晰地看到了自己最真实的“心理形象”.

  这就是“问题在关系中呈现”.

“无奈……深深的无奈……”

  第二次长时间沉默发生在第四次咨询时。第三次咨询,是H的独角戏,他讲了自己最重要的一段经历,50分钟的咨询时间,他差不多讲了47分钟,最后只给留下了3分钟时间,L利用这3分钟时间给H讲了她对于H这段经历的一些解释。

  第四次咨询开始时,H说,他认为L上一次的解释非常好,但因为当时的时间限制,他想L应该没有把话说完,所以希望L再多说一些。

  听完H的话,L仍像第一次咨询一开始那样,没有做任何回应。H也沉默下来,他仍然希望L说些什么,但他不想再提要求,因为知道她不会满足他。

  于是,H也沉默下来。虽然心中仍希望她说些什么,但他不再表达,而是去捕捉自己的感受。H觉得自己越陷越深,一些沉在他内心最深处的感受隐隐约约浮现了出来……

  两人一同沉默了约七八分钟,L突然问H:“你有什么感受?”

  那个时机,H回忆说,L把握得恰到好处。所以,虽然沉思被L打断,但H不觉得有任何突兀。和第一次一样,这一句话立即将他打入半催眠状态,他又开始用那种恍恍惚惚的语言描绘自己的感受:“无奈……深深的无奈……”

  刚说完这句话,眼泪就盈满H的眼眶,险些汹涌而出。H习惯性地叹了一口气,情绪平缓了一些,继续说了下去:

“我觉得……好像回到了三四岁的时候,妈妈被又一次找上门来的奶奶给气晕了,她躺在床上,一动不动。爸爸他们都出去了,家里只剩下我和妈妈。我……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有点惶恐,去和妈妈说话。妈妈……没有反应,没有任何反应。我这样说,她没有反应。那样说,她还是没有反应。我担心妈妈,也越来越惶恐,于是……自己去做一些最简单的家务,想帮妈妈减轻一点负担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H难过到极点,眼泪再次险些夺眶而出,他又吸了一口长气,继续说了下去:

“现在,我终于明白,为什么我总是莫名其妙地主动帮助女性。其实,妈妈一旦好起来,她不会让我做任何家务,让我出去玩。她从不会用夸奖、鼓励等方法来强化我做家务的习惯,我是自己主动去做的。长大后,这就成了我的习惯性行为……”

  这一次咨询的其余时间,就是H在体味那七八分钟的沉默中的感受,并由此展开自由联想,想到哪里就说到哪里,心灵的迷雾一点点被吹散,他的内心变得越来越清晰。

 下一页 [1 2]
关闭窗口

主办:吕梁学院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
地址:.吕梁学院大学生事务中心一层
Copyright © 2015 xlfz.llhc.sx.cn/wlzx All Rights Reserved
电话: 0358-8248499
E-mail: llxyxlzx@163.com
QQ: 00000000